RESPONSIVE LEADERBOARD AD AREA
艺术类招生

上海戏剧学院:应试型表演或将“失宠”

car2

  “中国队加油!”“日本队雄起!”拍手声、跺脚声、尖叫声此起彼伏……这闹腾声从华山路

  “中国队加油!”“日本队雄起!”拍手声、跺脚声、尖叫声此起彼伏……这闹腾声从华山路的“红楼”——上海戏剧学院主教学楼里传来,是什么赛事如此扣人心弦?原来是上戏表演系招考现场的一道命题——即兴集体表演《看足球》。台上携手呐喊,台下暗自较劲,而考场外高高贴出的“明星班”新学期课表才是这些俊男靓女真正在乎的“奖杯”。

  3月5日起,上戏表演、导演、播音与主持等“明星”专业上海考点艺考开锣。光环笼罩下,这是一场近乎惨烈的“厮杀”。今年,表演系招收50人,报名3006人,录取率为60∶1;播音与主持专业招收20人,报名2138人,录取率达到107∶1。

  报考:撒网式报名,赶场式赴考

  “能帮我改改考试时间吗?我报考的表演系和导演系时间上撞了车。”一位姑娘刚刚从戏文系考场出来,又急匆匆地围堵起表演系考场的工作人员,原来单单上戏一所学校,她就报考了三个专业,难怪团团转。

  如今艺考,谁要敢在一所学校的一个专业上“吊死”,落榜也活该。对于这样的“潜规则”,考生们都心照不宣。春节前后的一个多月间,安徽女生董笑晗已报考了8所艺术院校。“除江浙沪这样的热门区域,四川、湖北等省也列入考虑范围。表演或者播音主持,我都愿意试试。”而她的一位同乡更是“大撒网”,一口气报考了15所艺术院校的表演、导演、编导等专业,上戏等专业院校报了2所、上师大等设有艺术类专业的综合性大学报了八九所,保底的地方专科艺校也报了几所。

  一位候考的男生正在懊悔考前攻略做得不够:“我发现自己可能失策了——北京考点的考试时间与北电、中戏相近,考生相对得到分流,而上海考点的考试时间较晚,很多牛人考完北电、中戏,便腾出时间挥师南下,竞争更激烈啊!”

  考官:九成考生非理想生源

  “所谓艺考竞争惨烈,某种程度上,也不尽然。90%的考生不是我们想要选拔的。”上戏副院长黄昌勇直言,“太多考生并不明确参加艺考的出发点,便盲目挤上这条独木桥。不少考生还是因为文化课成绩不好才‘半路出家’,为了解决文凭问题。”

  “我们越来越像是在选拔考生而非选拔学生了,事实上,更多合格的演艺人才可能在考生以外。”在黄昌勇看来,2008年上戏表演系选拔25位“内蒙古班”学生时采取的方法为学校开启了选拔人才的另一种思路。“那个时候,老师们跑遍内蒙古的上百所中学,挑选才艺双全的学生。结果通过三试的学生中,前10名都来自重点高中。有些颇具潜质的学生原本没打算从事表演,是被老师动员来的,比如海拉尔一中的苏日雅、朝鲁门、阿尔德那就是这种情况。”据他介绍,今年上戏就在艺考中有意识地将二试、三试环节中以往的自备选题改为现场命题,这意味着应试型表演或将“失宠”。

  “考生毕竟并非专业演员,技巧不是最重要的,如即兴表演,没法准备,考察的就是考生的基本条件以及艺术潜质。”上戏表演系副教授李莉告诉记者,有时打动考官的,仅仅是考生的一个眼神、一个动作。

  “真正‘对路’的考生,肯定不是外貌至上,像‘大妈专业户’丁嘉丽就不算漂亮,当初考官录取她,感觉她就是有饰演青衣的那种气场。”上戏宣传部部长张生泉说。

  应试:“专业”多了,清纯少了

  报考表演的浙江男孩邵佚杰走出考场时有些闷闷不乐。3分钟集体小品,参与的考生有10来人,有些人从头到尾都在演,而他半天抢不到一句台词,只好默默待在一边,灵机一动想到“走心”演内心戏,却又分外担心考官不会留意到。“看样子还是训练不够吧,我只上过一个月的培训班。而像我们这组第一个抢到戏份的女生,别看她模样、身材并不出挑,演起戏来那个爆发力真是把我shock到了。那至少是受过三年训练的水平!”

  考官们感叹,如今的艺考生一个比一个“油”,99%的人在进入考场前已被各种培训班“洗脑”,无论什么样的考题,语言、演唱、形态、即兴表演,他们都能见招拆招。当然关于考前培训这件事,进了学校,便成为同学们绝口不提的“禁忌”。也难怪前一阵子张艺谋导演《山楂树之恋》、王全安筹拍《白鹿原》都遭遇如是尴尬:寻找一位清纯的姑娘怎么这么难?

  “前两年播音主持招考,其中一个环节是考生自备的故事讲述,结果一组5个考生中竟有4个讲的故事一模一样。”这个哭笑不得的状况让黄昌勇记忆犹新,“你说,这到底是代表学生的水平呢,还是指导老师的水平?”

RESPONSIVE AD AREA

涓涓评论评论

匿名发表

Most Popular

RESPONSIVE LEADERBOARD AD AREA
To Top